种猪中心

主页 > 种猪 > 种猪-行业新闻 > 暴利下的养猪业,猪精“困局”何解?

暴利下的养猪业,猪精“困局”何解?

作者:秀博基因来源:秀博基因时间:2020-06-18 09:53点击:

 前言

  

  新冠肺炎疫情让各行各业的发展几乎面临一场“寒冬”,但猪业却“一枝独秀”,复养增养的星火还在不断点燃,资本入局热情不减,尽管摇摆不定的猪价被阶段性唱衰,但从基本面上来看,2020年,恢复生猪产能任务依旧艰巨,因非洲猪瘟造成的两亿头猪缺口,需要在这一两年内快速填补回来,成不成,最终还得靠养猪主体。

  

  猪业用精“困局”进一步加深

  

  种猪是猪业的“根”,要想恢复市场生猪供应能力,首先得恢复母猪和公猪存栏,经过近一年的努力,复产成效初显,能繁母猪存栏正在稳步提升,但距离“常年水平“仍有一段距离,这点我们从市场上居高不下的种猪价格就可以看出。

  

  至于种公猪,恢复起来难度更大。

  

  非洲猪瘟发生后,因生物安全防控能力不足、母猪减少导致配种需求阶段性骤减等因素影响,全国范围内被迫清场的规模公猪站不在少数。

  

  由于规模公猪站运营成本、养殖技术、运营管理水平都有更高要求,即便是如今复产大潮兴起,猪精需求激增,许多地方中小规模公猪站仍不敢轻易恢复生产运营。

  

  这些群体的观望和“按兵不动”背后,是养殖户急需猪精配种的现况,短时间内市场猪精缺口被进一步拉大,不少地方(尤其是生猪养殖大省)“家庭式”公猪站顺势而起。

  

  散养着几头公猪的家庭农场,在某种程度上能够满足当地中小规模母猪场的迫切需求:距离近、成本低、取用方便等,由于母猪配种时间有很强的不确定性,加之批次化生产管理理念没有得到很好的普及,国内大多数猪场配种常常是没有计划的,这就使得猪精取用的“方便性”更受养殖户关注。

  

  但看起来更方便、更实惠的“家庭式”公猪站背后,也充斥着不少乱象,首先就是公猪种源的健康安全性,其次是饲养环境以及生产过程的卫生安全问题,一旦在某一环节得不到有效的安全保障,那么与之相关的许多猪场,都将会蒙受巨大的损失。

  

  (健康仔猪成为养猪行业的“香饽饽”,供不应求)

  

  复产大潮下,继供不应求的矛盾之后,猪精安全问题也在进一步加深行业的用精“困局”。

  

  山东省济宁市汶上县一个小规模公猪站的运营者刘青(音),就对这样的现象有着深刻的感受。

  

  产能去化70%背后的用精安全“隐忧”

  

  刘青所在的汶上县,是山东省规划的50个重点养猪大县之一,非洲猪瘟发生前,全县母猪存栏3万多头,多是200头以下的家庭养殖场,500头规模以上的养猪场仅有3家。

  

  受非瘟影响,3万多头母猪骤减至1万多头,产能去化高达70%,被感染清场的、恐慌抛售的···这两万多头母猪,“消失”的原因不尽相同,但在刘青看来,这与当地长期存在的用精安全问题不无关系。

  

  根据中国种猪信息网和《猪业科学》联合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其搜集到的全国101家存栏100头以上的公猪站中,广西和山东并列榜首,均有9家。

  

 

  

  (数据图来源:中国种猪信息网&猪业科学)

  

  但是山东全省公猪存栏并没有存在明显优势,仅有1318头,对于生猪出栏量常年排在全国前五的山东来说,养殖户对于存栏100头以下小规模公猪站的依赖度较高。

  

  汶上县及周边县市的公猪站规模基本是10-50头左右,而汶上县也有5家以上公猪站,但规模都不大,刘青自己的公猪站,就是其中之一。

  

  2005年,刘青进入养猪业,除了经营自己的猪场,还顺带经营了一个存栏几十头公猪的供精站,可以说是当地推广猪人工授精的“第一人”。

  

  但2019年9月,他选择关停了经营14年之久的公猪站,“因为风险太大,担心自己的猪精出了什么问题,既让别人猪场遭殃也毁坏自己名誉,此外,生物安全成本投入确实太大”,因为这些顾虑放弃经营公猪站的,在当地不在少数。

  

  “刘青们”的退出,导致当地的猪精市场出现了很大的缺口,很多农户看到商机,便纷纷在自家养几头公猪,采精卖给其他的猪场配种用。

  

  此外,也有一些大企业的猪精开始进入当地市场,但因为价格比家庭散养公猪的精液贵,尽管更有安全保障,很多养殖户也没有选择长期购买使用。

  

  当地疫情趋向稳定之后,猪价和政策的共同推动下,养殖户复产热情高涨,然而再次遭受非瘟的情况也不少,尽管有一些猪场“拔牙”成功,但情况并不稳定,时不时还有淘汰的现象,整个汶上县生猪养殖仍旧处于低迷状态。

  

  “生物安全意识还是不够牢固,疫情稍微稳定一点就放松警惕,用精安全是个很大的问题,养殖户侥幸和尝试的心理很强烈”刘青说。

  

  “当然,这与当地养猪规模化程度不高有很大关系,家庭农场成本承受能力有限,很多养殖户还是没有能力为安全买单”他还补充到。

  

  350头母猪检验出的“安全感”

  

  关停公猪站之后,刘青开始转向外购商品猪精。

  

  运营了多年公猪站的他,选择商品猪精很慎重,“不是能配种就行”,在安全、品质等各方面,刘青都有做全盘的考虑,考虑到当地的用精现状,他对“安全感”的要求就更高了。

  

  在疫情较为严重的时候,由于当地上一点规模的公猪站纷纷清场,很多猪场为保险起见停止配种,安全的猪精来源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为了帮助当地养殖户安全复产,扬翔在当地成立服务中心,提供全方位的防非复产服务指导,一直使用扬翔饲料的刘青,便有机会进一步了解到了秀博在安全保障上所做的工作。

  

  一方面是自家猪场急需用精,另一方面是当地猪精市场“鱼龙混杂”,综合考虑之后,他决定先在自家350头母猪场使用秀博猪精试试看效果。

  

  (刘青收到秀博猪精快递箱,过消毒通道)

  

  “猪精品质稳定,平均受胎率理想,达到88%以上,产仔数10头以上,仔多个大”,而此前,他用自家公猪精液给母猪配种,平均配种受胎率80%,产仔数只有8头左右。

  

  在获得不错的使用效果后,刘青慢慢扩大使用规模,最后100%使用秀博猪精,并成为了秀博猪精的经销商,为当地提供更有安全保障的猪精。

  

  “和自己开公猪站最大的不同是,使用商品猪精可以很好的控制用量,而且节约资源和成本,配多少头母猪就使用多少袋猪精液”他说。

  

  在正式销售秀博猪精之后,刘青的朋友也跟上了他的脚步,在自家猪场使用秀博猪精。“我试用过觉得安全,所以才推荐给朋友们的,这也是为他们负责。”

  

  为了保证安全,刘青还在自己的店里设置了一个消毒通道,所有人进入都要通过消毒通道,办公区和猪精存储区分开,客户只能在办公区等待。

  

  (刘青在店大门口设置了消毒通道)

  

  从猪精的安全到店里环境的安全,刘青都不敢放松,相比起当地的“家庭式”公猪站,这显然要投入更多的安全成本。

  

  如今,当地猪精市场竞争愈加激烈,刘青店里的销量也在高低之间不断波动着,但是他并没有因此改变一贯的看法。

  

  “猪精,安全最重要,品质再好,安全没保障,都是不实际的”,刘青坚信,随着整体生物安全意识提升和行业的发展进步,养殖户会选择更安全的猪精。


责任编辑:冯赛  



  猪e网--种猪引种直通车://form.mikecrm.com/f.php?t=u9MXtF

  在线填写问卷,我们将为您推荐优秀种猪企业。 

种猪资讯 政策解读 行业会讯 种猪新闻 企业新闻 行业动态 高端访谈 走进猪场 种猪图库
种猪技术 行业精英 人物博客 种猪销售 种猪挑选 种猪育种 猪场建设 种猪导购
品牌种猪 PIC种猪 WALDO种猪 Topigs种猪 丹育国际 海波尔种猪 斯格种猪 地方种猪
种猪交流 长白种猪 大白种猪 杜洛克种猪 皮特兰种猪 PIC种猪 斯格种猪 海波尔种猪 地方品种
论坛精华 论坛热点 版主推荐 今日话题 活动召集 猪友日记 网友相册
种猪专题 2012信得过种猪企业评选 2011年度第三届 2010年度第二届 2009年度第一届
种猪商城 种猪导购 长白种猪 大白种猪 杜洛克种猪 皮特兰种猪 配套系种猪 二元母猪 其他品种

锐奇数据

热门讨论

头条推荐

警惕!高猪价的背后……警惕!高猪价的背后……
高品质公猪养成记——10:00,共同见证!高品质公猪养成记——10:00,共同见证!
广东工友说大口吃肉不容易,猪价下跌背后广东工友说大口吃肉不容易,猪价下跌背后
防非就是要回归常识丨找到适合公司发展的防非就是要回归常识丨找到适合公司发展的
防非就是回归常识防非就是回归常识

热门猪病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